必威西汉姆体育

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封侯 > 第1385章 惹事

第1385章 惹事(1/1)

第1385章 惹事

陈庆一步一步的僭越升级,就俨如温水煮青蛙一样,江南的百姓和士族们都习以为常,但天子赵构却心知肚明,他害怕发生的一切,拼命逃避,自我欺骗,甚至只要陈庆不登基为帝,他就觉得天还没有塌下来。

这个时候,他极为敏感,极易暴怒,仿佛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将他击垮,偏偏他就遇到了一件让他崩溃的事情,他的一名才人竟然出轨侍卫,怀上了身孕。

自从他的儿子在绍兴元年死后,他便再也没有子嗣,但没有子嗣并不代表他不能行房事,事实上,他还有那方面的能力,经常在后宫和嫔妃们寻欢作乐,只是失去了生育能力。

当听说后宫妃子私通侍卫怀孕的消息后,赵构积蓄了一年多的愤怒在这一刻爆发了,把陈庆加给他的屈辱和怒火都全部撒在这对狗男女身上,他当场下令将侍卫砍掉脑袋,尸体扔出去城喂野狗,又下令给才人灌虎狼之药,打掉了她腹中胎儿,革除一切名号,打入冷宫,永不准复出。

赵构还怒火未消,又将许才人身边的几名宦官宫女拖下去各自重打一百棍,当场打死两人,剩下几人也不疗伤,直接赶去掖庭宫当粗使宫人。

赵构在皇宫里大发雷霆,却不知道皇宫发生的丑闻已经轰动了整个临安,《轶闻报》在头版头条以‘他睡了皇帝的女人’为标题,详细报道了发生在皇宫的这起丑闻,一时间,临安百姓纷纷抢购报纸,一份《轶闻报》炒到了五贯钱,创刊以来第一次当日发行量超过了《京报》,整个临安的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这件事。

可惜,《轶闻报》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,他们想当然的以为《京报》的平安无事是因为朝廷宽容,却不知道朝廷不敢动《京报》,是因为有强大的雍王国做后盾,否则《京报》不知死了多少回,但天子怎么可能容忍一家小报拿他的隐私作为卖点。

就算天子在皇宫不知道,但天子的爪牙却不会视而不管,天刚擦黑,五百梅花卫士兵包围了《轶闻报》,士兵冲了进去,将正在校订排版的报馆人员一概抓捕,所有印刷机器和其他物资全部收缴,最后贴上梅花卫的封条,彻底封了这座报馆,其他不在报馆内的相关人员也被梅花卫连夜抓捕。

次日中午,新丰茶馆内,王牧急匆匆找到了吕纲,吕纲和胡云一样,每天中午都在新丰茶馆吃饭喝茶,了解临安内的各种情况,当然每天也遇到王牧。

只不过胡云和王牧的中午喝茶是一种私人交情,而到了吕纲这里却变成了一项制度,从他们彼此的称呼都听得出来。

“吕特使,听说《轶闻报》昨晚被梅花卫封了?”

“确有其事,不过王馆主不用担心,梅花卫不会碰《京报》报馆,只要不进行人身攻击,我们正大光明地报道时讯,他们找不到借口,当然,除非是他们准备彻底和雍王国翻脸,否则你我依旧每天都能在这里喝茶。”

“我倒不担心自己,我只是觉得这次梅花卫做得太过份了,没有天子的旨意就擅自抓人,查封报馆,这种形势让人担忧“

“他们不就一贯如此吗?胆敢在茶馆议论时局,就直接被抓,被打得半死,才让家人用钱赎回来,已经不知多少人被抓了,这次抓《轶闻报》的人,对他们而言,再正常不过了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王牧压低声音道:“往往到了王朝末期,就会出现各种高压统制,这就是天子失去信心的表现,只能靠压迫百姓来实现统治,”

“你说得对,这确实是王朝末日的表现。”

“梅花卫来了!”

一名伙计喊了一声,原本正在闲聊的茶客们顿时鸦雀无声,每个人都在默默喝茶。

这时,走进来五六名梅花卫士兵,他们目光凶恶扫了众人一眼,不少人害怕他们的目光,纷纷低下了头。

掌柜董安坐在一旁,也没有理会这几个混蛋,这时,为首梅花卫虞侯上前敲了敲董安的桌子,恶狠狠道:“我们接到报案,有人在你这里妄议朝廷,有没有这回事?”

按照行情,掌柜应该满脸陪笑走出来解释,然后再塞一些钱,说几句好话,无往不利,哪怕是官员开的酒楼和茶馆也不敢招惹梅花卫。

董安却不理他那一套,似笑非笑道:“兄弟,伱是刚提拔的吧!你难道不知道这是谁开的茶馆?”

这名梅花卫虞侯还真是新提拔的,他叫邹栓,原本是临安本地的一名地痞无赖,他有个妹妹,是丰乐楼的侍酒娇娘,被梅花卫都统制颜辛看上了,纳为小妾,对她颇为宠爱,她的家人也自然沾了光,父亲是个牙人,进梅花卫做了帐房,兄长就是邹栓,进梅花卫做了一名虞侯。

敲诈勒索商家一直是邹栓这些年在做的事情,以前是以无赖地痞的身份去做,现在是以梅花卫虞侯的身份去做,当然现在更威风,勒索到的钱更多。

或许是他出身低贱的缘故,其余梅花卫首领都对他不齿,也瞧不起他,自然不会告诉他那些地方不能招惹。

不知是上面有有意还是无意,这个邹虞侯正好被分来管新丰茶馆的片区,嚣张了几天后,他今天便带人来敲诈新丰茶馆了。

见对方不买自己的帐,邹栓大怒,“少废话,老子奉公办事,管你们后台是谁?跟我走一趟!”

说完,他劈手来抓董安的衣襟,手伸到一半,一只大手闪电般抓住他的手腕,霎时间,梅花卫虞侯的手腕痛入骨髓,痛得他惨叫起来。

大手稍稍放松,梅花卫虞侯才缓过气来,他这才注意到眼前出现一名铁塔般的男子,身材高大魁梧,皮肤黝黑,一双眼睛凌厉得吓人,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出来的?

“好汉,有话好说!”

抓他之人正是魏延宗,魏延宗冷冷道:“我可不是什么好汉,我和你一样是虞侯!”

魏延宗拿出一块银牌放在他眼前,睁大你狗眼看看,这是什么?

邹栓大字不识几个,但牌子上有两个字他认识,‘西军’,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,连声求饶。

董安看了一眼远处的吕纲,淡淡道:“放了他吧!让他滚。”

“滚!”

魏延宗手一松,邹栓带着几个手下连滚带爬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