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威西汉姆体育

乐趣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 字:
关灯 护眼
乐趣小说网 > 北宋大法官 > 第294章 违法不是犯法的理由

第294章 违法不是犯法的理由(1/1)

第294章 违法不是犯法的理由

张斐今日本要去那边看看的,因为他料想,此事肯定会惊动曹评,而且谷济方面肯定也会派人来的,他有些不太放心。

但还未出门,就被苏轼给堵了回去。

自从苏轼上回输了之后,他对这争讼,就越发上头,不但没有一蹶不振,反而是越挫越勇,还天天期待上堂争讼。

“你之前说,这检察院主要职责是起诉,如今总警署要起诉春风十里,这理应归我们检察院管。”

张斐无奈地与许芷倩对视一眼,又向苏轼道:“苏先生,我当时只是提醒,我不过是一个衙前役,这事先生找我是没用的,得去找总警署。”

苏轼哼道:“你休当我苏轼无知,此事十有八九是你拿主意,伱只是不信任我罢了。”

张斐索性点头道:“就我个人而言,我确实不信任苏先生,因为这个官司,苏先生未必能够把控的住。”

苏轼骨子里就傲,听到这话,就更不情愿,“对方违规在先,此乃铁一般的事实,这能有多难?”

张斐稍一沉吟,问道:“敢问先生,一个小贩坐在路边歇息,行来的马车撞翻了小贩的货物,责任是属于谁得?”

“这不一样。”

“这其实是一样的。”

张斐道:“虽然那块地不是属于他的,但是地上房屋绝对是属于私人财产。朝廷有权依法没收、拆除,但这属于公权,不代表你能够随意去破坏人家的私人财产。

好比说逃犯,官兵有权追捕逃犯,甚至当场击毙,但你如果谋杀一个逃犯,你也属于违法,只不过在量刑的时候,可能会轻一些。

就此案而言,一个是宅地法,一个是交规法,二者其实是平行关系,能不能用交规法去解决宅地法的问题,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,得就事论事。”

一个很基础的法律原则,违法绝不是你犯法的理由。

决不能说,他违法,我就能杀他,那还要公职人员干嘛?

当然,协助警察,亦或者自保,又得另说。

凡事无绝对。

故此才要审理。

苏轼听罢,更是欣喜若狂:“你说得有道理,这官司的确比我想象中的有难度,你放心,我会仔细研究的,一定会全力以赴。”

太简单的官司,他反而不感兴趣。

要有挑战。

“.?”

张斐差点爆粗口,老大,我不是在用激将法,我特么是认真的,你别闹了好么。他无奈道:“苏先生,我知道你深谙律法,但是这场官司所需要的技巧,是你不具备的。”

苏轼问道:“什么技巧?”

“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
张斐又是苦口婆心道:“就事论事,此案不过是一起非常普通的交通意外,也不在检察院的职权之内,而我也不会将此案转移给检察院的,总警署那边也不可能会答应的。”

苏轼见张斐语气坚决,知道自己没戏了,不免失望叹了口气。

张斐暗自一笑,你急什么,到时有得你忙。

好不容易送走苏轼后,张斐一看天色,“算了!待会叫李四去问问情况吧。”

他又偏头看向许芷倩,“芷倩,我们开始准备吧。芷倩?”

许芷倩似在思索什么,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张斐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许芷倩道:“我在你方才说的话,这官司确实比想象中的要难,一间违规的宅子,不代表你能够烧了它。”

张斐笑道:“故此这官司需要一门技巧。”

许芷倩问道:“什么技巧?”

“就是.。”张斐转口问道:“你会画画吗?”

许芷倩愣了下,“我我画得很一般。”

张斐笑道:“一般就行了。”

与此同时,那边方瑞也将曹评的意思转告谷济。

总警署是不可能在这事上面退让半步的,毕竟这几日总警署可没少被人喷,名誉已经受到严重的损害。

除非你愿意道歉,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但这怎么可能?

这要道歉的话,不等于坐实自己违规心虚么,那还不如上堂争讼。

但是谷济他们又不好动用朝中力量来阻止总警署,因为事情是他们挑起的,人家总警署是一退再退,是你们一定要争讼,他们才应战的。

这事即便闹到政事堂,甚至于垂拱殿去,也肯定不会怪曹评的。

这都是你们自找的。

而好消息是,李国忠他们认为,这官司绝对有得打,张斐想以侵街行为来避免巡警的罪行,是很难的。

于是谷济立刻又花重金,聘请其余费明等茶食人为自己辩护。

然而,这个峰回路转,也令舆论变得混乱起来。

有人支持谷济,也有人支持总警署。

说到底,还是屁股决定脑袋。

家里有侵街行为的,肯定会支持谷济,家里没有侵街行为的,肯定是支持总警署。

这与公正是毫无关系,哪怕是支持总警署的,他们也是认为,公共区域的便宜,应该是大家雨露均沾,凭什么让你们占了,我们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得到,不如大家都不占。

对于司马光、王安石他们这些参知政事而言,他们所看到的,乃是一个社会现象,就是这个侵街行为。

这种行为其实已经很严重,过几年就会有大臣上奏提及此事,朝廷也不是没有整顿过,但往往都是无疾而终,不了了之。

这已经变成普遍存在。

故此当总警署以这个罪名起诉春风十里,也引起宰相们的关注。

虽然这是一个很小的官司,天天都可能发生,但因为这个罪名,而变得与众不同。

司录司也给予足够的尊重,没有说第二天就开审,若依惯例,当天就可以开审,但是吕嘉问还推迟七日开审,给他们足够的准备时间。

并且他是特意选在朝廷休假日来审。

其实吕嘉问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这官司,反正是闹得越大越好,这可是他展露头角的高光时刻。

他也很享受挑战。

今日便是开审日。

张家。

张斐与以往一样,坐在铜镜前闭目养神,任由高文茵摆弄。

“好了!”

高文茵抚平衣襟上的皱子后,然后往后一退,仔细打量了下。

张斐突然伸手,揽住高文茵的腰肢,又将她搂至身前来,笑吟吟地问道:“夫人是觉得我穿这身比较帅,还是那衙前役的制服比较帅。”

高文茵虽然已经习惯了张斐的搂抱,但还是不免娇羞地将身子微微后仰,抿着唇,嘴角两边露出两个小梨涡,“看着,还是这身比较好看。”

话说到此,她突然抬眸瞧了眼张斐,轻咬朱唇,低声道:“以前每当三郎要打官司,我总是觉得不安,可是如今看来,还是打官司更令人放心。”

张斐问道:“夫人的这种不安,是不是越来越强烈。”

高文茵小鸡啄米般的直点头,“三郎如何知晓?”

张斐只是笑了笑,没有答这话,“我们出去吧,待会芷倩就发脾气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高文茵点了下头,但眼中却闪烁着一丝困惑,偷偷瞄了眼张斐,凝眉思索着,渐渐的,一抹红晕从脖颈蔓延至脸上。

来到大堂,果不其然,许芷倩揪着张斐是一顿唠叨。

一个男人,比女人还要爱美。

可真是让人不理解。

如往常一样,在许芷倩的唠叨声中,二人上得马车,赶往司录司。

而此时,司录司已是人满为患,每回张斐打官司,都是万众瞩目。

但不是说人人都非常喜欢看张斐争讼,只不过这小子每回打官司,都是打在他们的敏感处,令他们瘙痒难耐,坐立不安。

但司录司可没有开封府那条件,虽然来得也都是一些朝中大员,但能坐的地方很少,只能在廊道上坐着,不过好在天公作美,这秋日的阳光非常和煦。

大臣们也就都站在沙土地上晒太阳闲聊。

御史李展突然来到司马光他们这边,问道:“诸位大学士,你们认为,这场官司会不会又是总警署的一个阴谋?”

司马光心里咯噔一下,不露声色地问道:“李御史此话怎讲?”

李展道:“上回他们不就是借着粪便,弄出那车牌来么?这回他们会不会是想借这起意外,又要征收侵街税?”

心虚的司马光捋了捋胡须,看向其他人。

吕公著道:“这不大可能,我听闻总警署那边曾多次要求与春风十里和解,并且愿意赔偿,是春风十里不答应,这才闹上公堂,这不像似故意设计的。”

李展道:“但是他们也有可能借题发挥?”

王安石笑道:“我怎么听出一些做贼心虚的意味。”

李展一瞧王安石,哼道:“一直以来,我与王学士一样,都是租房住,这侵街行为与我何干,我为何要做贼心虚。只不过我认为很多侵街行为,那是情有可原的,咱汴梁寸土寸金,百姓居住困难,多挪一寸土地出来,也是没有办法之事,我大宋素以仁政治国,理应考虑到侵街行为背后的原因,而不应该将目光只放在敛财上面。”

王安石鄙视了李展一眼,“我又没说你,你急什么。”

他哪能不知,李展就是来试探的,政事堂到底有没有整顿侵街的想法。

没有的话,那就无所谓。

就怕他们动了这心思。

司马光也不好表露态度,因为他知道,下一步就是要整顿侵街行为。

正当这时,只听得一声吆喝。

“升堂。”

“开始了!”

司马光赶紧道:“诸位请。”

“请。”

这司录司可没有开封府那么多讲究,而且这到底只是一桩小官司,也不能因为嘉宾多,就给一个大阵仗。

吕嘉问与一干司理、司法坐下之后,双方珥笔便上得堂来,行得一礼,便入座,没有过多的讲究。

王安石呵呵笑道:“倒还别说,以前看张斐这身装扮,真是别扭,如今看来,还是这身比较适合他啊!”

这话还真引起不少共鸣。

最近张斐是鲜有上堂,再看到张斐身着绿袍,反而大家有些感触。

比起张斐来,这司录司更是李磊的主战场,他在这里胜率非常不错,他先站起身来,“首先,我要说明的是,对方的起诉纯粹是在故弄玄虚,混淆视听,误导司录司的审理。

且不说春风十里是否存在违规,哪怕是真的存在,也不能减轻巡警谢辉的责任,依据我朝交通法规,巡警谢辉理应负全部责任。”

说着,他看了一下文案,“在嘉佑四年,当时权知开封府包公,曾审理过一桩快马践踏庄稼案,当时包公在审理此案期间,就曾查到那块田地乃是被侵占的官田,是存有违规行为的,但是最终包公仍旧判定践踏庄稼者违法,骑马者不但要足额赔偿田主,还受到苔刑五十。

而诸如此类的案例,是多不胜数,我这里准备了十份,还请吕司录过目。”

围观的大臣们,皆是稍稍点头。

这就是两回事。

不能说他违规,你就不违法。

这没道理。

苏轼低声向身旁的范纯仁问道:“范先生怎么看?”

范纯仁抚须叹道:“我也觉得这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苏轼皱了下眉头。

之前张斐就跟提过这个问题,他回去也认真思考过,但也未找到合理的理由来控诉。

他渐渐明白,这争讼深得很,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
吕嘉问道:“呈上。”

许芷倩见罢,低声道:“他们进步真是不小啊!竟然想到利用这一点来避开违规行为,还准备了这么多案例。”

张斐笑道:“这本就是事实,违法从来就不是犯法的理由,可惜这交通意外打得是实况,而不是法理。”

吕嘉问看过之后,点点头,又看向张斐。

张斐站起身来,风轻云淡地笑道:“类似的案件,只能作为佐证,绝不能一概而论,虽说案情可能大同小异,但是在律法上是不允许存有小异得,还得根据此案的经过来判断。我希望传认证目击证人刘同上堂作证。”

李磊听罢,不禁皱眉道:“看来他并不想就此问题上,与我们纠缠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李国忠摇摇头道:“如果撇开侵街违规,那定是他们的过失。”

这一章纯属操作失误,四点半就写晚了,我以为我定时了,就出门买东西去,结果。。。。。